简体中文 / English
   
 
 
Call Us: +86 21 52081230 
员工天地
 
 > 新闻资讯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
麦子熟了
公司名称:新绛县晋华生态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作者:曹俊霞 发布时间:2021-6-10 14:12:10

下午沿着回家的路,一路向东,道路两边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色麦田,锦缎一般绵延伸展,直达天际。我盯着他们,一种情感从心中蔓延到周身,是感动,把我紧紧包围了。

是对少年时代的缅怀么,还是对时光流逝的感叹?

24节气歌,虽不能熟练背诵,但我最熟悉的一个节气是夏至。因为每年这一天,或者提前一两天,父亲就会张罗着备齐麦收用的各种工具,打磨镰刀,嘴里还要念念有词,麦子黄,夏至忙。夏至,意味着,紧张的麦收开始了。今年的夏天来的快,夏至未至,都有些人已经忙着收割麦子了。

图:一望无际的麦田

学校配合农忙,会有一个周的麦假。我们姐弟俩个穿上旧衣旧裤,带着大桶的凉开水,一路欢歌笑语,跟在父亲的手推车后面。父亲早在头一天就会把所有麦地勘察一遍,根据小麦的成熟情况,分配好收割的先后顺序。麦子收早了,不但大大影响产量,而且品质也大打折扣,出来的面粉发黑,卖不上好价钱。麦子收晚了,会有大量的麦粒在烈日的炙烤下纷纷爆裂,在收割,运输的过程中损失惨重。所以这漫山遍野的麦地的收割时间,在麦收伊始,就已经被所有的父亲盘算计划好了时间表。

割麦子真是个苦差事。在我的童年,少年时代,麦假是噩梦一般的存在。带着倒刺的麦芒随便在哪里划一下,就是一道道血口子。所以,不管天气有多么闷热,人们都是穿着长衣长裤。父亲一镰刀下去,笔直的麦棵清脆脆倒下,泥土和麦根部腾起阵阵土色的烟雾。只消一会儿功夫,所有人的脸蛋,眉毛,鼻孔,嘴巴,脖子,就都变成灰扑扑的了。父亲把割下来的小麦一把一把整齐的码在腋窝下,挥舞着镰刀给我们做着表率。一会就甩出我们好远了。等到腋窝麦子多到放不下,他会抽出一把,把麦穗在地上撞一撞对齐,分成两撮,麦穗交叉一拧,一个就地取材的麦捆绳就做好了,把腿窝里的麦子放平,抱紧,两头的麦秸秆抓住收紧,再这么交叉一拧,一个圆滚滚的麦个子就立了起来。 父母亲并驾齐驱,一边飞快的收割,一边跟临近的村人大声开着玩笑,庆贺着丰收,感叹着年景。

我叹息着,看着父母在辽阔的麦地里瘦小的背影艰难前行,听着父母远远的谈笑的声音。火辣辣的太阳晒的头昏脑胀,周围的空气如同一个巨大的烤箱,四面八方的热气绵绵不断的涌来。影子在干白的麦地上越缩越短,眼镜上蒙满了厚厚的尘灰。汗水流过被麦芒划伤的脖子,刺痒难耐。我浑身的力气都被太阳蒸发掉了,只剩下一遍遍的跑去喝水,水装在大大的塑料壶里,喝下去是满满的塑料味儿,温吞吞的,连片刻的舒爽都没有。我握着镰刀,绝望的看着长长的麦陇。父母亲先后结束了一行,又绕回来在我身后刷刷的开始。现在,我又有了些许勇气,蹲下来,也刷刷的向前行进。一边给自己鼓着劲,别让爸爸追上,别让妈妈追上。可是,父亲追上来了,母亲也追上来了,他们笑着打趣我,教导我,鼓励我。

一块地过半,父亲就得开始绑车子了。那会已经有了专门的拖拉机,但是那五块或是十块的费用,让父母亲很是慎重。他们盘算着路程,路况,麦子的多少,来决定是雇佣拖拉机,还是自己人力推送。父亲蹒跚着,费力抬起手推车,那座晃动着的小山一步步向前,这座小山,载着我们全家4口人一年的衣食,和姐弟俩一整年的学杂费用。他要走好远好远的路,经过一段段颠簸难行的路,才能最终把这座小山卸放在麦场上。我看着父亲,他的后背,因为反复的汗湿,而交叠着繁复的渍痕。现在,他新流出的汗水,让背部的一大片衣服,紧贴在他的后背上。我看着他随同那座小山渐渐远去,竟然想到蚂蚁抱着饭团踽踽独行的样子。

现在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,心中充满酸楚,我的父亲母亲,用他们不健壮的肩膀,扛着这个家庭走过无数艰难的日日夜夜,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长的麦陇地里,他们挥汗如雨,谈笑风生,没有丝毫的唉声叹气和气馁抱怨。

近些年,机器化收割越来越先进,再也看不到手动割麦子的场景。麦稍黄,眨眼间就收割入仓了。人们穿着漂亮整洁的衣衫,拿着干净的袋子,坐在地头,等着收割机把麦粒一袋一袋装满,绑紧口袋,扔进专用运输车,直接就拉回家晾晒,一个漫长凝重的麦收过程,缩略到一个上午,一个人就可以完成。时代变迁,旧的时光一去不回,他在我们这代人的年少时光,留下的深深烙印,永难磨灭。



相关新闻
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资讯 | 核心业务 | 人力资源 | 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·上海长宁区遵义路100号南丰城B座1711室 邮编:200051
网站编辑部邮箱:web@united-water.com ICP备案许可证号:沪ICP备12043202号-1